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掌门人:财富继承了几代人,钱也剩得不多了

当前位置:首页ballbet贝博体育 >

ballbet贝博体育

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掌门人:财富继承了几代人,钱也剩得不多了

时间:2019-11-29本站浏览次数:342

       

    洛克菲勒家族,这个迄今已繁盛了六代的“世界财富标记”,已经成为了传奇。创始人约翰·洛克菲勒,是地球上的第一个亿万富翁,早在1910年,洛克菲勒的财富就已达10亿美元。他还是世界公认的“石油大王”,在巅峰时期,他曾垄断了全美80%的炼油工业。比尔·盖茨曾说,“我心目中的赚钱英雄只有一个,那就是洛克菲勒”。

     约翰·洛克菲勒

    

     标准石油公司、大通银行、洛克菲勒基金会、芝加哥大学、现代艺术博物馆、以及在“9 11”中倒塌的世贸大楼……翻开美国史,洛克菲勒家族无处不在。

     12月18日,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掌门人、全球慈善家族协会主席、戴维·洛克菲勒先生的长女,佩姬·杜拉尼(Peggy Dulany)到访北京,出席由慈善家联盟、希奈格(SYNERGOS)主办,《中国慈善家》联合主办的首届全球慈善家论坛,并做了题为《以中外慈善之传承,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之理想 Creating a legacy for the good of China and the world》的主题演讲。

    

    

     佩姬·杜拉尼表示,“我们家族的传承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上一代教会下一代,如何以建设性的方式继续这种慈善的工作。现在到了第四代,第三代的继承人都已经去世了,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现实,就是我们的财富已经继承了几代人,钱也剩得不多了,我们更多把重点放到如何进行社会的影响,如何建立一些社会性的机构来对社会进行影响,而不仅仅是捐钱。”

     演讲的最后她还提到,慈善是关于心灵的一个工作,人们需要考虑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变得更加自信,如何变得更加的开放,更加的包容。慈善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社会的事情。

     以下为演讲全文:

     佩姬:我今天来到这里非常荣幸,今天是慈善家联盟的第二次会议,我们有很多人在这方面都有6年多的历史了,我们在一开始对于如何开展合作,在中国建立什么样的组织,都进行了充分的讨论,我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是遗产。

     遗产是关于什么的呢?我们慈善家应该留下什么呢?为我们的社会和家庭留下什么呢?

     首先,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遗产不同的维度,当然有物质上的维度,就是金钱和物质,我们给世界,给子孙后代留下的物质遗产。遗产也有其他的方面,比如说价值,我们留下的价值是什么呢?我们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价值?还有是成就,我们商业成功的成就是什么?基金会有什么成就?社会活动有什么成就?

     那我们想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样的遗产?我们如何引导他们进行正确的工作?我们的遗产是一个很多代的连续性的工作,我们需要做什么工作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也需要思考我们的家庭有什么样的遗产。

    

    

     我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我的曾祖父约翰·洛克菲勒建立了标准石油公司,开创了新型的商业模式,开启了全新的石油的发展,在当时这是一个巨大的创举,他在经济和社会影响力方面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因为他推进了工厂和家庭的发展,同时我们的油价也得到了大幅度的降低。

     当然,每一件事情都有一个阴暗面,所有的创新都有不好的一面,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弥补这样不好的一面。因为在标准石油的案例中,我们看到了工业发展的一个特别阶段,有人说这是美国石油大发展的时期,当时有很多才华横溢的企业家刚刚开始工作,当时的监管还很不严,有很多新型的企业不断出现,当然有些负作用,并不总是积极的,在这里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负面的影响,和标准石油相关的一个事件,是和工会之间的冲突。

     当时有一个公司叫来了保安人员来压制这些工人的罢工,当时这些保安人员开枪了,杀了很多人,这个事件就失控了。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有些时候也是不可避免的情况。我的祖父在45岁的时候他就退休了,在接下来的有生之年全身心投入了慈善,建立了洛克菲勒基金,在中国投资了协和医院的建设,而且我们也促进了少数民族的教育发展,引进了"绿色革命"来促进农业的发展,给全世界提供足够的粮食,这一切都是我的先辈所做的。

     小洛克菲勒(前排黑西装者)与协和医学院的同事们

    

     在当时拉德洛事件发生的时候,是我爷爷继承我曾祖父事业的时候发生的,悲剧发生之后,我的爷爷小洛克菲勒就和每一个家庭进行了沟通。他是一个比较缅甸的人,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工作是非常难以进行的,因为他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状况,对他来说在这么负面的情况下勇于这么做是非常需要勇气的。

     在他的主张之下,进一步使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发展,我的曾祖父建立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我的爷爷建立了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这是两个不同的基金会。我们这个基金会就是为了教育我们的下一代如何更好的做慈善,在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基金会应该考虑一下教育子孙后代如何做得更好。

     我的父亲喜欢跟别人打交道,他想要跟公众打成一片来建立良好的关系,对于银行来说,以及对于美国的国务院来说都是非常有帮助的一个人。很多情况下,美国政府都和我父亲谈一些政治的问题,听取他的意见,而且他和我的母亲都是艺术收藏家,他的艺术收藏就是他最大的一个捐献,因为在他去世之后他把艺术收藏品捐献给了很多的博物馆,比如说嘉士伯拍卖行得到了我父亲的捐助。他做这个计划的时候感到非常高兴,他和我母亲一起讨论了在百年之后如何处置他们的收藏品以及如何处置他们的财产。

     戴维·洛克菲勒

     我的祖母也是亚洲艺术品狂热的收藏者,是当代艺术狂热的收藏者。她是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一个管理者,在我的爸爸睡着了以后,我的奶奶就走出去和另外两位女士一起建立了博物馆,所有这些东西就体现了我们家族的艺术情结。我的叔叔约翰也是非常喜欢亚洲的艺术品,收集了很多亚洲的艺术品,在他去世之后把他所有艺术品都捐献出来,他也建立了亚洲学会以及亚洲文化理事会,特别是在日本进行了很多的捐献。我现在是第四代,也从中受益良多。

     我们家族的传承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我的爸爸也成立了慈善基金会,并且教会了我的儿子如何做慈善,可以看到我们家族的遗产是一个非常结构性的架构,在我们家族当中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上一代教会下一代,如何以建设性的方式继续这种慈善的工作。现在到了第四代,第三代的继承人都已经去世了,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现实,就是我们的财富已经继承了几代人,钱也剩得不多了,我们更多把重点放到如何进行社会的影响,如何建立一些社会性的机构来对社会进行影响,而不仅仅是捐钱。

     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个政治方面的例子,也是一个持续的慈善工作,标准石油现在已经成为了埃克森石油。埃克森石油是现在石油过程中非常赚钱的一个公司,但是埃克森石油公司做了一些东西是我们家族不喜欢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他们进行了一些研究,在80年代的时候做了一些研究,来决定气候变化是不是真的会对社会造成影响,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和化石能源或者石油有关?在进行了研究之后,发现答案是的,但是他们把这个研究结果给隐藏起来了。

    

    

     他们很大的一个公共交流策略,都是展现正面形象,也就是说服大家石油和气候变化是无关的,但是我们洛克菲勒家族对此是非常反对的,我们洛克菲勒家族是埃克森公司的创建者,我们家族开始跟公司的高管进行沟通,但是他们忽略了我们的意见。

     所以,我的姐姐在《洛杉矶时报》上出版了一篇文章,说如果我们的曾祖父现在还活着,如果知道这个石油对环境有这么大的影响,他一定会寻找一个替代的能源,而不会去开采石油,但是现在这个埃克森公司没有做出任何的改变,我们现在洛克菲勒的两个基金会都资助了一个新闻采访的工作,资助了研究工作,来专门报道这方面的新闻和做这方面的研究。之后我们把研究结果进行了公布,公布出来埃克森公司所隐藏的结果,现在我们收到了埃克森公司的起诉。

     我们做慈善其实不是一帆风顺的,不是一个方向的,有些时候必须要持有我们的立场,虽然很复杂,有些会造成一些冲突,会造成经济的损失,但是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再介绍一下我自己,我17、18岁的时候在巴西的一个平民区生活,当时这个区域在巴西是非常非常贫穷的,我当时学到了一个大的教训,这些来到城市的民工们是想要为家里多赚一点钱,他们脱贫的意愿是非常强大的。当时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我知道应该帮助他们实现脱贫的梦想,这是优于金钱的捐献。之后我们建立了一些组织,一个跨行业的组织来进行可持续的发展和脱贫的工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建立了全球慈善家族协会,也是在2000年的时候建立的。

     现在来自30个国家的100个成员已经加入到了我们当中,我们主要是分享知识,分享各个国家不同的经验和教训,这样就能够更好的做好我们的慈善,更好的利用我们的资金,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学习的机会。我们跟这些才华横溢的领导人进行过很多沟通,这是我们经常会做的一件事情,因为从中我们可以学习到很多很多东西。

     在考虑到遗产的时候,我们应该有一个多维的角度,我们来自于哪里?我们的热情是什么?我们的子孙后代的情况是如何的?我们希望将来的世界变成什么样,我们如何把我们的价值传导给子孙后代,也就是说在我们百年之后,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继续的以持续的方式做慈善,使我们的全人类变得更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越来越清楚的看到慈善不仅仅是给钱,初衷就是人道主义和博爱,我们需要有更好的办法来帮助更多的人,因为我们这些人是处在一个优越的地位,我们是可以给别人钱的,但是我们也有很多的社会影响力,也有很多技能,有很多的社会资源,我们应该突破旧有的观念,更好的找到建设性的方式来使用我们的资产,这样留给子孙后代的遗产就会更加丰富。

     我之前也说过现在传导的一个价值,就是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继续做同样的工作。回到博爱与人道主义,慈善是关于心灵的一个工作,我们必须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变得更加自信,如何变得更加的开放,更加的包容。慈善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社会的事情,我们产生的影响力越大,我们就能够为世界做更多的贡献。

     非常感谢我这个机会,非常感谢慈善家联盟,谢谢!

     —END—

    

    

    

    

    

    

     the end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公司地址:大连开发区
联系人:尹六仔 18891607663
王利 15511238868
电话:13645374373 传真:zoj9eq80y@162.com
邮箱:0cbqzqve8@qq.com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1579号

ballbet体育直播@